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返回首页
泉江镇 大坑乡 珠田乡 雩田镇 巾石乡 枚江乡 碧洲镇 草林镇 禾源镇 南江乡 西溪乡 堆子前镇 大汾镇
戴家埔 营盘圩 左安镇 黄坑乡 汤湖镇 高坪镇 衙前镇 五斗江 新江乡 双桥乡 五指峰林场 云岭林场 狗牯脑茶

粜 米 途 中

时间:2018/12/30 15:00:23 | 来源:草林中学退休教师 | 作者:王樟生  | 微博:

  前些日子堂妹春莲给我送来五十斤优质大米, 我便留她在家吃饭,期间手机铃声频频响起,一会儿和村合作社的人通话,一会儿又和外地的商户联系。堂妹经历了家庭的挫折后,在乡镇扶贫工作组的帮助下,流转了上百亩水田,丰收的水稻都通过电商远销外地了。看着她精神焕发的样子,除了替她感到高兴,不禁勾起了四十余年前我粜米的跋涉情景。

  上世纪六十年代“要想富多养猪”的朱砂标语醒目地启示着贫瘠的农村人,我下放借住民房门前的溪沟边有摘不尽的野菜,猪舍旁边有一口浮水莲池塘,后山窝有大块大块的地可种红薯,解决猪饲料是十分便利。但“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”,那个年月买猪仔的钱却挺难解决。那时扛着铁饭碗的公社干部每月工资仅二三十元,大男人两天能买一包七分钱的“经济烟”抽就是“财大气粗”了。我夫妻俩思来想去,东挪西借,仍凑不到二十元,无奈,只有在饭甑里多拌些番薯丝,抠呀省呀,终于省出了百儿八十斤大米。我打算送往左安圩场卖了,换本钱买猪仔。那天午后,装好一麻袋大米,捆扎好在单车上,匆匆驱车上路了,顺便去左安街上的舅爷家蹭一晚。

  夏季的山村,路边、半山坡处处郁郁葱葱,野花肆意绽放,“冥冥花正开,飏飏燕新乳,”一只只啄泥的小燕子呢喃低飞着,但我无心恋景,忙着赶路,热烘烘的太阳半斜着刺在脸上,烤得我鼻孔冒烟。虽下放后日晒雨淋经受过考验,但那天感觉异常闷热,我就赤膊上阵,骑着骑着猛然记起那句农谚:清早红霞“曼底” 雨,“曼底”红霞晒死鬼(“曼底”是傍晚的意思)。想起今天一早的朝霞,我不由自主地加大马力往前冲,真是应了那句:本想梳个龙头髻,唔晓“纠毛” 不争气(“纠毛”是头上稀疏的几根卷毛)——无奈我骑的这辆“老爷车”,铃铛不响,其它部件处处作响,百来斤的大米压得它直呻吟,任凭我站起来蹬,可车子还是一步三摇地往前挪。

  终于过了南江口,骑至排村,只见河对岸密密匝匝的黑云正风起云涌,它向我发出了信号——-大雨来临。

  正万分焦虑时,身后山坳背传来汽车轰鸣,呦,来了一辆新解放牌敞篷车,我急忙停在路边,一瞧,副驾驶位上正是我以前在草林电站的学徒-——黄小柱,他现在是新司机的上路教练(相当于现在的路训教练),今天真是打瞌睡遇上了送枕头的,我想他一定会帮我大忙,捎上这袋大米,下雨前抵达左安街上。我急忙向他挥手,并指指车架上的麻袋,满以为他会令徒儿停车,哪知这车加大马力从我身边“呼啸而过”,我即刻便淹没在“滚滚沙尘”中了。唉,希望变成肥皂泡,望着西边乌云密布,雷声隆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这大米倘遭雨淋怎么办,还有我大汗淋漓被雨浇感冒了怎么办,这桩桩赔本“买卖”全让我摊上了……。但此刻我已没有退路,硬着头皮蹬车上路。

  冲到离左安街还有五公里的南风坳山脚,抬头望去,眼前是一条约一公里的崎岖盘山公路,“蜀道”之难,难于上青天,我似牛一样“呼哧”地喘着粗气,推车往坡上冲,此时身后又传来汽车“轰轰”声,我虽然心灰意冷,但还是心存侥幸地回头望去,是我认识的而他不认识我的一位师傅——黄寅岳,之前一直在吉安交通运输局开车。这时我试探着向他招招手,心里也没抱多大希望,因为我怕又遇上一个“黄小柱”,没想到“那个幸福来得太突然”,车子在我身边停住了。黄师傅见雨意正浓,还麻利地下车帮我连包带车传上后车厢,催促我快上车。我坐在副驾驶上,感觉这风吹得是多么的惬意清爽,这豆大的雨点敲打在车顶上也是一曲激情澎湃的交响曲……

  第二天,我把米卖了,换回了一只如意的胖嘟嘟的左安猪仔。后来每天见到这猪栏里的猪仔一天天长大,都会想起黄师傅那天的“雪中送炭”,因为当时处在下放农村身份卑微的我来说,却给了我身心莫大的慰藉,现已耄耋之年的我仍觉得阵阵暖意涌上心头……。我当年骑行几十里砂石公路去粜米,与春莲妹妹的现在如此便捷的销售方式相比,竟是霄壤之别。改革开放四十年,老百姓生活水平快速提高,得到的实惠多多,村民们以主人翁的姿态,群情振奋,朝着创业致富,创新致富的目标直追迅跑。

 
中共遂川县委宣传部主办 县委外宣办、县政府新闻办管理
地址:江西省遂川县城县委大院内 邮编:343900联系电话:0796-6318751 电子信箱:jxscxww@163.com
赣ICP备12000608号-1 Copyright (c) 2011-2014 /jxsc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至融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