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返回首页
泉江镇 大坑乡 珠田乡 雩田镇 巾石乡 枚江乡 碧洲镇 草林镇 禾源镇 南江乡 西溪乡 堆子前镇 大汾镇
戴家埔 营盘圩 左安镇 黄坑乡 汤湖镇 高坪镇 衙前镇 五斗江 新江乡 双桥乡 五指峰林场 云岭林场 狗牯脑茶

我的父亲

时间:2018/11/22 14:55:49 | 来源:县残联退休干部 | 作者:李秋英 | 微博:

父亲今年已八十四岁高龄了,走起路来还带一阵风,昨天我和丈夫回去看他,他正在编织草鞋呢。

         
  自从懂事起,我就知道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,生产队长。那时,农村生活特别艰苦,迫于生活,村里很多大人偶尔会在晚上出去偷砍其他生产队山上的松树,回家劈开晒干后挑到城里卖,换几个零花钱。我家生活虽然清苦,可父亲却从不做这等事。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一年到头都在为生产队里的事操劳。
         
   那年霜降未到,乡里出现了偷摘木梓的不良风气。父亲怕队里的木梓被别人偷摘掉,便带几个年轻小伙子整夜在山上守护着,由于山里寒气重,父亲受凉病倒了。这一病,使父亲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月。病刚好,父亲的身影又出现在生产队的田间,地头。
       
   母亲六十岁时合影
  父亲虽然是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,但群众信任他。分田到户后,父亲又当上了村支书。当上村支书的父亲,更是一心扑在村里的工作上。那时最难开展的是计划生育工作,父亲就起了先锋模范作用。我家几个弟媳,第一胎生的都是女孩,按上级文件要求,要相隔六年时间才能生第二胎,大弟媳生下第二胎时与文件规定的时间仅仅相差三个月,结果父亲还是带头交了罚款。
       
  不管是当生产队长,还是当村支书,父亲从未以特权为家办过一件事,因此难免遭到母亲的埋怨。父母虽在职权上从未给家带来任何利益,可他却以另一种父爱给我们儿女们带来了享用一生的财富。他共生育六个孩子,三男三女。我是老二,我上面有一个姐姐,下面有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七十年代初,在农村送女孩读书的家庭很少,像我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有书读,而父亲却让我一直读完了高中,一九八O年我有幸考取国家包吃住包分配工作的吉安师范学校。几个弟妹也相续读完了高中,只有大弟弟看到家里实在太苦,主动放弃上高中,提前帮家里减轻负担。
       
三十年前父亲的身份证照
  父亲平时教育子女很是随和,极少骂孩子,打孩子好像从没有过。记得我十二岁时有一次带五岁的小弟去城里卖草鞋,到该吃午饭时还有三双没卖完,于是我把带来的大米去饭店换包子。走时吩咐小弟看住摊子,并告诉他有人来买就一角钱一双卖掉(本来是一角二分一双)。等我拿着包子往回走,远远的看见小弟手里挥着一角钱,还满脸喜悦地说:“全卖掉了,那个女的说认识你,给了一块钱!”。我一看,糟了!被骗子骗掉了。骂他道:“那不是一角钱吗?你怎么一角和一块都分不清?那你死定了,回去就要挨打了!”小弟的表情十分紧张。我当时哪里知道,由于家里穷,五岁的弟弟从没摸过一角钱。回家的路上他一句话也没说,包子也不想吃了。回到家里,我算账把钱交给父亲,告诉他小弟被骗的事,原以为父亲会大发雷霆,不知父亲不但没骂,还笑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 
  父亲就是这样,以他的宽容、乐观,让我们六姐弟健康自由地成长!



 

 
中共遂川县委宣传部主办 县委外宣办、县政府新闻办管理
地址:江西省遂川县城县委大院内 邮编:343900联系电话:0796-6318751 电子信箱:jxscxww@163.com
赣ICP备12000608号-1 Copyright (c) 2011-2014 /jxsc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:至融软件